中信等三券商了结“两融案”,被查高管称已物是人非

2018-11-07 07:46作者:admin来源:未知>次阅读

2015年11月1日,据新华社报道,张家港保税区伊世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贸易公司为名,仅2015年6、7月份“股灾”期间便非法获利逾5亿元。针对此次调查,2017年5月24日,中信证券公告,称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称公司融资融券业务开展过程中,与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的相关业务或涉嫌违反相关规定,证监会拟决定没收中信证券违法所得约6165.58万元,并处约3.08亿元的顶格罚款。

这些结论,来自2015年下半年吴晓灵、李剑阁和王忠民等人牵头完成的研究报告——《完善制度设计,提升市场信心——建设长期健康稳定发展的资本市场》。2017年5月20日,吴晓灵领衔完成的《中国A股市场异常波动报告》,获得当年的中国软科学奖。

当时发出的处罚事先告知书称,中信证券是因为在司度从事证券交易时间连续计算不足半年的情况下,为司度提供融资融券服务。同时被罚的国信期货则是因为客户高频交易系统直接接入国信证券柜台系统下单,未能有效履行资产管理人的职责。

同时,多位市场人士亦表示,随着三年前被查问题的结案,以及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和改革,包括中信证券在内的内地投资机构,或将卸下历史包袱,更轻松地参与新的竞争与发展。

与中信证券类似,海通证券和国信证券同期因两融业务被查,2017年5月也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证监会拟对两家公司进行顶格处罚,其被罚缘由均是融资融券涉嫌违规。

此外,原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以及某海外投资机构中国区负责人等数十人,先后被要求配合调查。2015年10月23日,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在家中自杀身亡,并留下“请勿扰妻儿”的纸条,有关国信证券涉案调查一度陷入僵局。

目前,监管部门未披露上述调查案的更多情况。在市场观察人士看来,三年前轰动市场的券商涉嫌违法违规案,其缘起、调查和结案,值得进一步总结。特别是在当前中国金融市场日益开放的情况下,监管如何做到依法合规、审慎适度和公平透明,或需要不断改进提高。

2018年11月5日晚,券商龙头中信证券(600030,SH)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结案通知书,证监会认为公司融资融券业务违法事实不成立,决定给予结案。同日,海通证券(600837,SH)和国信证券(002736,SZ)也发布了类似公告。三家券商公告涉及三年前轰动市场的融资融券违法违规案,如今水落石出,市场人士亦为之感慨。

一个月后,中信证券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总经理程博明、经纪业务发展与管理委员会运营管理部负责人于新利和信息技术中心汪锦岭等人,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至此,中信证券先后已有11名高管被查或被拘。

2015年股灾后,国内证券业遭遇强震,以中信证券为首的多家券商遭遇核查,多名高管被有关部门带走。截至当年12月中旬,有媒体统计,在股灾之后,当年至少有21名券商高管被查,配合调查者上百人。随后,中信证券高层大部分被免职或离职;同年10月,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在家自缢身亡,上述券商亦遭受市场人士多方面的谴责,声誉和业务多重受损。

在2015年那场股灾后,中信证券遭受几近灭顶之灾,随后经历一场高管大换血。据《财经》记者了解,当年被带走调查的人中,除极个别人因查无实据而回到中信体系官复原职,大部分被调查的高管事后重获自由,亦相继离开中信证券,以新的身份继续从事金融业工作。其中,原中信证券金融市场管理委员会主任刘威,已经加盟华兴资本,出任旗下华菁证券董事长。

根据处罚事先告知书,海通证券拟被罚款255万元,并没收违法所得50.97万元;国信证券拟被证监会罚款1.04亿元,并没收违法所得2088.67万元。三者合计被罚金额约为5亿元。

按照资产规模、市值和业务量等数据对比,截止2015年上半年,中信证券已经跻身全球证券公司和投资银行前列,是最被看好的来自新兴市场的国际化金融投资服务机构,在内部,中信证券亦以高盛作为对标公司和超越对象。因其北京总部位于东三环外麦子店,业界一度戏称中信证券为“麦子店高盛”,言下之意,这是中国最有可能挑战国际大投行的本土证券和投资机构。

时隔三年,中信证券收到这份结案通知书,第一时间公告市场。但对于很多中信证券的人则五味杂陈。“物是人非,让一切都随风去吧”。一位曾经亲历历史的中信证券人士慨叹。“勇于纠正错误是大智慧大勇气,但还是先少犯点错误好。”曾牵涉其中的一位中信证券离职高管告诉《财经》记者。

按照上述步骤,上述三家券商实际上并未收到最终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这意味着,因所涉两融违规事项并不成立,3家券商2017年5月收到的5亿元罚单并未上缴。

11月6日上午,沪深A股微跌开盘,中信证券股价随即上涨近2%,海通证券上涨1%左右,国信证券上涨超过4%;随着大盘在下午翻绿转跌,海通证券股价转为下跌,国信证券和中信证券股价微涨。

虽然中信证券高管遭遇大换血,但监管部门对于中信证券本身的态度亦有所明朗。2016年9月,股灾一年后,新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赴中信证券调研并发表讲话,对该公司提出三点要求:一是要把去年的曲折、失误转化为财富;二是要勇于担当,成为资本市场的有力支持;三是要做行业的领头羊,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刘士余上任以来首次单独就一家证券公司进行调研,被中信证券内部解读为“翻开了新的一页”,但彼时,监管部门有关中信证券涉嫌融资融券业务违法违规的调查并未结束,因此刘士余的调研和表态一度被市场多重解读。

2016年4月29日,据新华社消息,因涉嫌犯罪,青岛市公安机关已依法批准逮捕中信证券原总经理程博明、经纪业务发展委员会行政负责人刘军、权益投资部负责人许骏等人。

融资融券业务,是指证券公司向客户出借资金供其买入证券或出具证券供其卖出证券的创新业务。在中国内地资本市场,有关融资融券业务试点的管理办法,早在2006年6月30日即由证监会发布,但正式启动融资融券业务的交易试点,则是2010年3月31日。其后两年,融资融券业务陆续在A股市场展开,截止2012年12月31日,开展融资融券业务的证券公司已有74家,开立投资者信用证券账户超过50万户。

(来源:财经;记者:杨秀红、陆玲)

三券商终获平反被查者物是人非

就两融案结案,《财经》分别联系了监管部门及中信证券等三家券商相关部门。截至11月6日发稿时,监管部门、中信证券和海通证券未予以更多回复,国信证券有关部门回复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2015年11月17日,中信证券召开党委会,宣布了人事变动: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信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常振明担任中信证券党委书记,中信集团总经理助理、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张佑君担任党委副书记,中信证券原党委书记王东明退休。彼时,王东明在内网发给全体员工信中称,这是公司二十年来面临的最严峻的考验。其后,王东明淡出市场,开始退休生活。

2015年8月25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中信证券八人涉嫌违法从事证券交易活动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其中包括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葛小波和刘威,中信证券权益投资部行政负责人许骏、证券金融业务线行政负责人房庆利、中信证券金融业务线的姚杰等。

在2014年至2015年上半年那一轮股市上涨中,融资融券业务被更多投资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所广泛使用,券商提供的融资业务和新出现的各种场外配资业务,被认为是推动股市上涨的一大因素。

随着2015年6月之后的股市持续下跌,A股市场出现“股灾”,相关调查亦因此展开。随即,中信证券等三家券商被怀疑协助一家名为司度贸易的外资公司,通过涉嫌违法违规的融资融券业务,做空A股获利,随后中信证券多名高管被带走调查。

2015年夏天的那场股灾,随着大盘持续下跌,投资者和监管层纷纷查找原因。很快,一种市场传闻随着监管部门采取行动而被普遍相信,某些中外投资机构涉嫌勾结谋利,中信证券等券商被千夫所指,认为是操纵市场的罪魁祸首,相关调查立案后,这些券商随后付出了巨大代价。

与中信证券类似,海通证券和国信证券也同期因两融业务涉嫌违规被查,其中,海通拟被罚255万,国信证券拟被罚1.04亿元。但监管部门针对上述三家券商的调查并未就此结案,《财经》获悉,自2017年5月至今,有关部门再次详细核查了各种证据,最终做出了融资券业务违法事实不成立的结论,并予以结案,等于回应了几年来围绕中信等券商的各种指责。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2018年11月5日晚看到结案公告,前述已离职的证券高管引用明代诗人杨慎的《临江仙》以示感慨。“历史功过无法评论,能过去就是最好的。安稳最好,监管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另一位接近中信证券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针对2015年股灾发生的原因,在监管部门对中信证券等立案调查的同时,其他不同的研究分析亦曾公开。2015年11月9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在“财经年会2016”上表示,深究造成股灾的原因,主要有6点:1.杠杆交易过度,监管不完善;2.多空机制不均衡,失去市场自我平衡能力,造成单边上扬局面,急涨之后必然急跌;3.股市缺乏有效熔断机制;4.新股发行制度缺陷;5.中国投资者结构不合理,散户化倾向严重;6.媒体助推牛市思维,没发挥应有作用。

来自中国证监会的一封结案书,公布了有关2015年“股灾”的一个真相: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国信证券没有违法违规。

相关人士认为,构建公开公平公正的资本市场,是监管部门、上市公司、投资机构和个人投资者的共同责任。在涉及违法违规问题的查处时,既要有高度敏感,亦要本着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不放过真正扰乱市场的违法违规者,同时避免有限监管资源的浪费。

经历2015年股灾之后一系列调查和整顿,中信证券的总体规模和业绩在国内同行中仍保持领先,但在全球同行中的排名已不如前。“‘麦子店高盛’当初的成长势头,可惜了!”2018年11月6日晚,看到中信证券公告的第一时间,一位金融界人士向朋友感叹。

尽管历时3年终于结案,对于当年被查的券商及其相关人员而言,其间所遭遇的重创,并非一份结案书可以抹平。一位在过去三年里因此案而被免职的前券商人士表示,清者自清,监管部门最终尊重了事实和证据,没有欲加之罪,但他已告别证券业,不再涉足市场。

2015年“股灾”期间,因被监管部门认定涉嫌融资融券违规,中信证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多名中信证券高管先后被带走配合调查,公司高层大换血,相关业务被叫停。经过近两年调查,2017年5月,证监会下发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称中信证券涉嫌为境外机构与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提供的两融业务涉嫌违法,并拟决定对中信证券处以3.08亿元的罚款。

业内人士称,证监会对于涉嫌违规的立案调查,从调查到结案需要经过三个步骤。第一步为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第二步为收到《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在此期间需要经历陈述、申辩和听证的过程;第三步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至此结案。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ag百家乐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